访谈:游走于系统丛林之中的商业咨询

Published by on 18. May 2016 in category Neuere Systemtheorie
访谈:游走于系统丛林之中的商业咨询

Agora42杂志的最近一期当中,编辑部针对“系统”这一话题,采访了一些人。在本文中,您可以看到华东师范大学Robert A. Sedlák教授的解答。

现在,人们往往把系统看作是抽象而复杂的架构,却不知道其真实意义。许多学科都在探索系统的起源,发展和影响。我们从中能获得哪些启示呢?

在工作中,我们会首先区分次要和重要的系统。次要系统的一个例子就是引擎,虽然复杂,但还是通过传统的因果原则运行的。与预期不相符的情况与结果都可以通过错误分析来发现并纠正。

重要系统是复杂的,其运行方式是封闭 的,从外界无法看到,也无法改变。系统出现问题时,是无法直接解决的,需要以通信的方式介入系统当中。然而,介入的的结果是不可预测的。即便采取同样的介入方式也无法保证每次都能取得同样的效果。

重要系统包括生物系统,心理系统和社会系统,这些系统都是自成体系的。例如,一条狗的精神系统是不可预测的。如果你不小心踩到了狗尾巴,它每次的反应都不同。第一次,狗会跑开。下一次,它就会咬你了。在这种状况下,我们把像社会这样复杂的系统看作与精神系统一样,是不可预期的。

这样的事实使我在经历企业变革时,一直持谨慎的态度。变革只发生在系统内部,这对作为顾问的我在介入方面的能力有重大影响。

你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看待系统的呢?

你曾接手处理过某个系统吗?这期间遇到了哪些困难,得到过哪些帮助?你是怎么克服困难的?

像我说过的一样,这要看是哪种系统。在咨询行业,我们往往面对的是企业,我们视之为复杂系统的一种特殊形式。例如在家族企业中,我们会关注这个家庭,公司股东,以及公司的顾问委员会。这些都是有着不同内在逻辑的社会组织。当同时面对几种不同的系统逻辑时,它们之间会发生矛盾冲突,这就需要恰当的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

在我的理解看来,这些社会系统都有一个共同要素,就是沟通。在企业,做决策就是最重要的沟通场合。作为顾问,我的任务就是观察沟通是如何进行的,决策时如何定下的。

在我看来,作为顾问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让管理团队能够做出明智决策,并能够实行。一项决策之所以是明智的,是因为后续决策都是基于这项决策。

无论在政策,财务还是技术方面,年轻人的见解与观点很少会被纳入与系统相关的决策当中。然而因系统造成的危机他们却是首当其冲(失业,国家债务,养老金流失,环境破坏)。你能给这一代人哪些建议呢?

我十分建议年轻人了解不同的系统逻辑,来形成自己的观点,判断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一个人只有有了自己的个人观点与定位,才能介入到系统中,或是支持必要的介入。从社会系统像政治,经济和科学所能带来的好处来看,年轻人需要决定是否要接受现有制度以及其所带来的结果。在我这一代,我们一直在批评教育制度。现在我们仍然没有做到真正的教育系统改革。

然而,随之而来的挑战会倒逼改革,每个年轻人都应该决定,自己对这些制度系统有哪些期望。这是为了根据个人需要来影响即将到来的改革需求而进采取正确的介入方式和匹配项目的前提。

自卢曼的系统论问世以来,人们都认为个人不再有挑战社会系统的能力了。然而对像经济和国家这样的系统,不满的声音日益高涨。一个乌托邦式的问题:系统会在未来消失么?

根据我的理解,系统是不会消失的,系统是对社会有益的,或是定要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否则我们没法维持100亿人口的生活。社会系统是能自我管理的,我们要放大眼睛,看看这些系统是否做出了它们应做的贡献。如果没有,我们就应该在社会交流系统当中满足种种改革需求,推动改革决策向前进。当我们要改变未来时,每个人的参与都是必要的—这是唯一的办法!

关于Robert A. Sedlák

prof_robert_sedlak_portrait_sw-199x300

Robert A. Sedlák
是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客座教授,也是上海ECNU-S&P信息通信技术系统改革研究中心的创立人之一和主管。他也是SEDLÁK & PARTNER国际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CEO。

自1987年以来,Robert A. Sedlák一直在以独立顾问的身份为在德国DAX上市的公司和中型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在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的多年业务经验,他对西方与亚洲文化的差异有着深刻理解,一直在不同文化间起着沟通桥梁的作用。在系统论的最新研究成果之上,他致力于企业的自我反思,在与新系统论领域专家的合作下,他提出了企业的自我更新这一概念。

获取更多信息

姓名(必填)

公司(必填)

职位

电子邮箱(必填)

电话(必填)

主题

 是的,请发给我免费信息。
 是的,我希望安排一次在线对话会议。
 请给我打电话。

您的信息